工作时间,全天在线,热线:13392645309, 020-84093900

广东广州论文辅导,DBA/EMBA硕博士论文辅导,SCI核心期刊发表-卓绝教育

当前位置: 主页>浅谈我对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的认识

浅谈我对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的认识

  要说我对社会科学方法的理解,我觉得首先是社会科学研究方法跟自然科学研究方法应该有所不同。人类社会进入二十世纪以来,科学技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不断革新,自然科学研究领域构建出了理性的知识结构和严格的方法论原则。相较而言,社会科学在这一百多年的发展中始终为自身的不确定性而苦恼,力求依照科学研究的方法而归纳提炼出社会科学某一领域的规律、定式是广大研究者所一直追寻的。然而,“拿来主义” 的可适用性是取决于“拿来”的内容的。那么,社会科学研究者应以何种方式开展研究?我认为,我们在做社会科学研究的时候,不能够再延续原来的思路,按照自然科学那种方法来搞社会科学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研究的对象不一样。自然科学研究的是物质现象,大家面对共同的世界,共同的外延,那是确定的,容易形成共识。社会科学的研究对象是精神现象,用黑格尔的话说,叫做精神现象学。社会科学既然研究精神现象当然就没有严格的确定性可言。至少是确定性不明显,不像自然科学的确定性那么明显。由此我想到,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应该有独到之处,不能套用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  社会科学中的“社会”一词来自日文。按照严复的说法,“社会”用一个字表达就可以了,那就是“群”。迄今为止,人类现在还没有成为一个统一的社会。人们常常把现存的社会区分为西方社会和东方社会,所以,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应该具有区域性。人类还没有达到大同世界,没有形成共同的群体,所以我们中国的社会科学研究方法,不能简单地照搬西方人的方法。  其次,关于如何看待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我想借用一下郑板桥关于如何画竹子的一个说法。郑板桥说,画竹子既有法又无法。“有法”意思是说确实有画竹子的方法;“无法”意思是说没有可以套用的现成的画法,只要“胸有成竹”就能把它画好。这就是说,方法有共性,可以互相借鉴,可以互相启发;但没有成法。这个“成”就是现成的方法,或者叫做模式。把现成的模式套用过来的想法是不明智的,把别人成功的方法生搬硬套过来,得到的将是失败。这也告诉我们,探索研究方法,应当结合我们研究的对象,应当从中国实际出发。我们要结合我们学术传统去讲,讲中国人,讲中国社会发展遇到的实际问题,而不是把一个西方人的话题拿过来回味。例如,我们的精神世界如何建造?我们的经济问题如何解决?我们的生活世界如何安顿?前沿性的问题应当来自于我们的社会现实,而不是国外的理论创新。  在正确看待社会科学的同时也要正视目前我们中国社会科学研究中存在的一些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功利化写作倾向。劳凯声指出:“当前中国的学术文献中有相当大的比例是属于假问题。假问题既害人又害己,我们不应去研究假问题,要坚决地抛弃。”这让我想起了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中国汉语语法研究中的“歧义”问题,一个个原本都是活生生的句子,上下文语境的使用使得其毫无歧义可言,可是为了语法研究的需要,研究者硬是去掉了上下文语境,把一个个句子生生变成了“歧义句”,进而再详细地分析研究具体的“歧义”内涵,最后创造出“消歧”的各种理论、方法,这真的是一件自己挖了坑又跳进坑的苦差事。现在发表的文章非常多,但存在着大量重复劳动的现象。有些人写文章,并不是为了求真,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为了评职称,为了拿奖,为了保住本单位的重点学科。这个问题不必多说了,大家都心知肚明。  第二个问题就是重定量研究而忽视定性研究。定量研究还是定性研究,这始终是个问题。19世纪末,西方实证主义注重实际、追求严格定量的方法给当时的中国社会科学领域研究带来了很大冲击,定量研究之风在中国悄然兴起。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中国是一个哲学独显其尊的时代,作为显学的哲学取代了其他分门别类的人文科学。当跨学科的研究方式成为 一种必须,定量研究与定性研究这一对曾经用以明确划分自然科学研究方法与人文科学研究方法的矛盾体,在此时和谐地统一了。正如“黑猫白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的著名论断一样,只要是能用于说明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好方法,管它定量还是定性,先做定性研究,再做定量研究,成果更具说服力,岂不更好!说到底,综合使用定量和定性的方法是从事研究工作必须掌握的技能。  第三个问题就是对国外的依附性。有些人搞中国社会科学研究,好像永远把自己摆在一个学生的位置。听外国学者怎么说,我们就跟着人家说,他研究出来一个什么名词,我们就跟着诠释,结果越诠释就越糊涂。  第四个问题是创新性不够。有些人似乎患上了失语症,只会说别人说过的话,没有自己的话。学术生命力就在于创新,就在于提出自己的创见。没有创见还算搞学术研究吗?西方有两句谚语,一句是“学术如狐狸”,狐狸是充满活力的,自由地发挥,没有任何限制;另一句是“思想如刺猬”,意思是思想要尖刻、尖锐,要别出心裁,有独到之处。只是把学术资料介绍过来,那不能叫做学术。搞学术应该有自己的看法,写学术论文应当是“理不说透誓不休”。
联系方式

    服务电话:133-9264-5309

    邮箱:746191226@qq.com

    我们的宗旨:用心,诚信,负责,热情!

常见问题
相关页面